张云广

张云广简介


作者
张云广,河南省确山县留庄镇一中语文教师,中国当代乐府民歌诗人。
邮编463211 曾在<<北京文学》<中国校园文学》《国风》《诗歌月刊》《百花
园>《绿城文学》等杂志发表诗歌和小说》。
诗观:诗歌意境为上,为重;意象为次,为轻。
追求诗歌的完整美、音乐美、姿态美,追求诗歌
纯洁的性质与人文精神,追求诗歌语言的精练和清晰传达。

张云广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“人”字

汉字“人”顶天立地
骨骼结构清奇
可以用多种笔写“人”字
但写“人”不能让重心偏移
心术不正者写人总让撇捺失调
极长一笔极短一笔

写好“人”字不仅靠书法功夫
更靠以人为本善良的心地
三人为“众”
二人为“从”
一个人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21 8:31:03 张云广 阅读(132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我家大门口

一辆轿车速度迅疾
浮光掠影的豪华随灰尘扬起
冲入我家门内
附加免费的尾气

随后驶过一辆摩托车
速度不比轿车低
喇叭声声野
发动机震破了消声器

收破烂的老汉也经过我家门口
可怜他破旧的衣裳就像垃圾
他的破板车拖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20 7:50:29 张云广 阅读(114) | 评论 (2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昨夜大风雨

狂风骤起时
骤然把我惊醒
仓惶而逃的世界丢弃了一切
只留下满耳暴怒的风声

院中的搪瓷盆随风跳起踢踏舞
伴舞摇滚的是垃圾桶
我的惊叹和树枝一起被刮断
发出现代诗的哀鸣

梦随狂风私奔
房屋也蠢蠢欲动
被吹起的竹帘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18 8:29:17 张云广 阅读(101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绽放

绽放
需要力量
问根的意识几度游离花蕾之外
几度深入土壤

惧怕埋没的种子流离失所
总是想飞的叶子膨胀着欲望
在哪个阶段的腋下插花?
选择哪位明星代言花的形状?
无土栽培
拔苗助长
争风头掌声
急躁的花在胚芽里就盼望绽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17 8:20:58 张云广 阅读(113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一只蚊子死在诗集里

是畏罪自杀吗?
死蚊子四周并没有自戕的工具
它肢体完整
平铺着翅翼
像一架微型的敌机标本
没有受损痕迹

这只蚊子怎么死在我诗集里?
一生嗜血的它
想要受一次诗的洗礼
想选一块诗的墓地?
蚊子只配死在腐草中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16 8:27:45 张云广 阅读(133) | 评论 (2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明天什么会突变

今天
突然雕谢了五朵花的红颜
突然坍塌了两座桥梁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14 8:20:33 张云广 阅读(130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佛的分配

佛对排在我前面的那人说:
“你配享福,但不适合读书
——你一读书上的字都会掉完,
读是白读。”

佛对我说:
“你不配享福,但适合读书
——你读后书上的字都会变苦
虫不再蛀。”

佛给了那人一箱金银
给了我一箱书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12 7:54:01 张云广 阅读(104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我年青时的农家嫂子们

只要喊“嫂”
就可以打情骂俏
甚至当众动手动脚
也不算“性骚扰”

卡子哥的个头力量都很小
嘴笨但是性子好
常被嫂子们按倒在地
让他喊姐喊姑奶奶
不喊就挤奶汁往他嘴里飙
公社大集体时代没什么乐
乱一乱,可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12 7:52:30 张云广 阅读(102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创作刍议

张云广

摘要:与古代格律诗词曲相比较,汉唐乐府诗是最自由最优秀的传统诗歌形式;与西方现代派意象主义散文诗相比较,乐府诗也更具多方面优势。因此,我们应该继承中华民族古代乐府诗传统,创作当代乐府诗,复兴汉唐诗国雄风,以文化强国。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7 15:51:36 张云广 阅读(191) | 评论 (0)编辑


中国当代乐府诗
张云广

一只蚊子大白天叮我

青天白日
明目张胆
一只蚊子不顾联合国和平宪章
公然叮我在新世纪的白天

蚊子已经读了《进化论》
叮咬器官可突破人类夏衣的防线
再进化翅膀准备携带核弹头
它们盼望核武器扩散

蚊子已不知多少次夜袭我的珍珠港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6 13:43:30 张云广 阅读(132) | 评论 (2)编辑


张云广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